月球才是最佳掰头场,迈克尔·杰克逊竟然跳错了

2020-08-11 11:25上一篇 |下一篇

多年前Instagram曾经掀起过一阵“扑街”狂潮,

引得一众潮男潮女争相晒出自己“扑街”的照片以证明自己是这条GAI最时尚的年轻人。 

但要论“扑街”的前辈和先锋,

打开下面这段视频我们才发现,

原来月球才是最佳的掰头场,

更重要的是迈克尔·杰克逊原来一直都跳错了!!

 

阿波罗号的宇航员在月球上探测,

当然是要走的没错,遇到小山丘也需要单腿跨跳和双腿蹦跳。 

月球上重力较小,一旦摔跤那都是慢动作,喜剧效果100%。

 

大家知道,每位宇航员身上带着那么多高科技的器材,

看着他们摔,地球上的工作人员心里是大写的心疼,

尤其是对于设计阿波罗号宇航服的工程师。 

 

近期我们采访了一下参与了NASA所有项目的宇航服设计——太空技术专家詹姆斯·麦克巴朗大神。
麦克巴朗大神1961年戴顿大学的地质学本科毕业后便加入NASA参与项目,

勤勤恳恳工作近40年,直到1999年2月退休。

 

下面是我们对大神的采访纪录: 

主持人: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据说我们所知,您是参与到了1969年7月人类第一次登月计划中的。

请问在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真正踏上月球之前,你当时最大的担忧是什么?

 巴朗大神:我担心他们俩会摔个底朝天,还站不直身子起不来。

当时的宇航服不是太有机动性,这是大家都担心的地方。

不过还好,他们能重新站起来,呵呵呵。

 

 

 

主持人:现在我们回望过往,见着阿波罗号的宇航员在月球摔倒,然后重新站直的这个画面,还觉得挺逗的。 

巴朗大神:对于宇航员来说,宇航服是最重要的装备之一,

因为要保证它全程都要功能无损,发射和对接时要能承受住震动,

着陆月球和月球漫步时要保持压力,

重返地球时和溅落海洋时要防水等一系列高难度要求。 

主持人:穿着宇航服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呢? 

巴朗大神:穿宇航服很体重,在低重力环境下行走是非常困难的。

宇航员需要花一些时间去适应,并找出最好的方式去驾驭这套服装,

使自己走起来快速又不那么别扭。

有时候他们会结合跳跃,就是那种连蹦带跳地行走。

有时候他们会结合小跑和拖步,边跑边滑行前进。

 

主持人:除了担心摔倒,第一次航天任务的时候,您一定很忐忑不安,会担心在其它环节出了岔子吧? 

巴朗大神:对啊,当时我们整个团队都驻扎在任务评估室里,

里面住的都是给航天地面指挥中心提供支持的工程师。 

主持人:当时在那里一整天,都在做什么事情呢? 

巴朗大神:我们一来要监控宇航服的性能,二来要留心每位探索队成员的生命保障系统,

第三,如果任务控制室或者是航天员舱外活动飞行主管有问题的话,我们还要随时准备,回答他们的问题。

▲可再生环境控制与生命保障系统实物

 

▲可再生环境控制与生命保障系统示意图

巴朗大神继续说道:任务结束之后,宇航服小组要写非常详尽的报告,

汇报宇航服的性能发挥,也要非常具体地整合叫“运动研究”的报告,

针对宇航员每一次踏错步子(绊了,滑了,摔了),分析失去平衡的原因和宇航员重回站立姿态的方式。 

主持人:太空探索真的是个万众齐心的任务,我们以前都只看到阿姆斯特朗登月的表象,

现在我觉得我们更加应该为底下时时刻刻辛勤工作的后勤工程师们鼓掌!

 

 

尾声:

巴郎大神虽然退休了,但他仍然在为航天事业出一份绵薄之力,

譬如去年的10月30日,他就在自己的家乡发挥余热,举办了一场活动,

跟大众分享他在设计建造宇航服时的各种“糗事趣事”,

以及他为阿波罗系列任务的宇航员们担惊受怕的心路历程。

 

 

科学是一场从0到1甚至于从0到-1的冒险,从伽利略到居里夫人,从普朗克到特斯拉,从爱因斯坦到霍金,

每一次让人振臂高呼、激动流泪的成功,

背后是无数次的失败、失败还有失败。

而失败所积累起来的经验才是让科学得以不断向前的基石,

没有这些“科学老人”或者说前辈们,我们就不可能拥有如今的世界。